民企“地方债”清欠提速任重道远,上市公司回款效果仍然待考

1578939126 92 views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李维,汤婉月,左静仪 北京报道

高层对政府部门、国有企业拖欠民企账款问题的关注,及其对部分上市公司的影响,开始被市场所关注。

1月8日,清理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工作成为了当日国常会的聚焦点之一。国常会指出,“必须进一步压实责任,一抓到底,确保2020年底前无分歧欠款应清尽清,存在分歧的也要通过调解、协商、司法等途径加快解决,决不允许增加新的拖欠。”

有业内人士认为,国常会的这一定调,有助于加速化解一些地方拖欠上市公司账款的现象,并对从事地方政府基建项目的上市公司的应收账款回收带来利好。

但也有分析人士指出,考虑到一些地方财政、债务问题的压力,以及政企关系的复杂性,相关政策明确后,相关上市公司对地方政府的应收账款能否真的有效实现回收,仍然有待具体政策的落实情况。

多公司受困地方债

在经过国家高层关注的一年多来,政府拖欠民企逾期账款问题已经得到大范围的化解。

1月8日的国常会数据显示,一年来,全国共梳理出政府部门和大型国有企业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逾期欠款8900多亿元,截至2019年底约75%已得到清偿,超过原定当年清偿一半以上的目标。

不过会议同时强调,要进一步压实责任,确保“2020年底前无分歧欠款应清尽清,存在分歧的也要通过调解、协商、司法等途径加快解决,决不允许增加新的拖欠。”

有业内人士指出,这一举措有可能对从事地方政府基建类业务的上市公司的应收账款回收带来利好,从而促使其估值得到一定程度的复苏。

事实上,不少大体量的上市公司已在地方拖欠账款问题上纠缠多年。例如据央视报道,从事生态修复的蒙草生态,在提供了内蒙多个盟市的生态修复工作后,仍然积累了大量的政府方面的应收账款。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蒙草生态的应收账款总规模仍然达40.61亿元,占其同期公司净资产的85.55%。

“主要是内蒙一些地区生态方面的投入任务非常大,但当地的财政收入又不能支持这种任务,所以这个矛盾就转嫁给了相关的施工企业,蒙草生态也只是其中的一个缩影。”一位接近蒙草生态人士坦言。

在市值层面,国常会释放的信号也未对蒙草生态产生实质性支撑。1月8日的会议当天,蒙草生态甚至出现了1.98%的下跌。

存在类似问题的还有桑德系。公开资料显示,桑德国际其旗下子公司北京桑德环境工程有限公司(下称桑德工程)也陷入了地方账款拖欠问题。2017年11月,桑德工程中标“河北省石家庄市晋州市滹沱河流域水污染综合整治项目”并缴纳了2.4亿元固定资产使用费,但在2019年6月,晋州政府单方面提出解约,但对于产生的共计3.2亿元相关拖欠款项并未予以退偿。虽然在政府部门和地方减负办的协调下取得一些进展,但至今仍未解决。

也有一些上市公司选择通过司法方式将地方政府或国企推上被告席。例如2019年9月18日,隆基股份发布公告要求中水电四局返还合同项下货款5358.4万元;11月,安徽建工则发布公告称,要求金乡县政府支付其工程款和逾期利息2300万元。

落地效果待考

事实上,一些公众公司就因卷入地方债务泥潭,进而导致公司出现经营困难等问题。一些公司甚至不得已只好离开资本市场。

2019年12月23日,股转系统发布公告称,管通实业因公司主动申请而终止挂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管通实业撤离新三板的原因,与其承建内蒙古牙克石地方工程项目后,始终未能收到工程款,最终导致公司无力支付后续新三板相关挂牌及中介费用有关。

“公司因为牙克石方面项目的欠款问题,最终导致公司无力负担挂牌成本。”一位接近管通实业人士透露,“因为这些欠款,导致公司的五险一金,职工工资以及相关的劳务工资发放也遇到了问题。”

卷入上述的地方债纠纷后,管通实业的财务情况也进一步恶化,据财报披露,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较上一年下滑55.17%,同时出现650.67万元的归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截至上半年年末,公司货币资金仅有120.40万元,归属母公司股东权益也从2019年初的3250.89万元锐减至2600.21万元。

“一些地方债的拖欠问题,正在对上市公司的基本面带来冲击,甚至有可能影响到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上海地区一位投行人士表示,“但这个问题能否解决,仍然要看地方上对中央政策执行的贯彻力度,有些情况下虽然上有政策,但仍然会有相应的拖欠理由与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