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投资导刊│齐家文化玉石器雕塑的美学价值

1561959233 200 views

在艺术研究领域对艺术美之根源的追溯,一直可以到远古的史前文明。原始先民审美意识的觉醒,作为具体体现,反映在史前遗留上,最初是反映在石器、骨器上的刻画纹,后来是反映在岩面上的岩画,反映在陶器上的彩陶纹饰和器型形制,但也更反映在石或玉石器的雕塑品上。

我们对这种关注加以重新审视的时候,就会发现,人们对原始人审美意识的关注,更多地是聚焦在了岩画、聚焦在了陶器的纹饰与器型的研究上面,因为它们距离今天和人们艺术生活关系密切的书画更近。

我们固然不否认史前遗存在这些方面的巨大艺术审美价值,但同时,我们也发现,史前艺术的另一个重要存在被忽略了,这就是史前雕塑,石或玉石器的雕塑。

人类的审美意识,经由了一个由不自觉到自觉、由蒙昧混沌到渐渐苏醒、由幼稚天真到渐为成熟这样一个过程。

这个过程,始终伴随的是劳动。劳动创造了人这一著名论断,自然也包含劳动创造了人的审美意识。

经由漫长的旧石器时代后,进入到新时期时期,原始先民的审美意识已不仅觉醒、而且逐渐趋于成熟。无论是诉诸于陶器上的彩陶纹饰,还是诉诸于石头上的雕塑艺术,都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出现于新石器晚期黄河上流广阔流域的齐家文化,就是最好的例证,尤其是其玉石器文化。正好,北京古玉文化馆馆藏的一批齐家文化玉石器雕塑作品,以其内蕴的巨大的艺术信息,为我们进行这方面的研究与发掘,提供了极为难得的研究对象。我们之所以看重它的重要性,有以下几方面认识。

一、它们合于雕塑的美学规律,具有雕塑的普适美学价值、艺术价值。

作为与人的劳动相伴生的玉石器,它的源头也许比陶器的艺术信息更久远。一方面,陶是人们生产力水平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产物,因而它是后生的。另一方面,人类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逐渐开始有有意识的劳动行为,是始于对石头的初始认识,感知并认识到它在击打、砍砸、以至于剥削中的作用。这作用使得人类得以渔猎生存。

这样一个与石头相接触的过程中,在获得对石器的使用价值的认识的同时,也获得了其体量感、线条感的感知。这,可以认为是审美萌生的初始。这个初始的感知是粗粝与质朴。而这种粗粝感、质朴感,正好和原始先民简单、朴拙的意识形态相吻合。这种吻合,又经历了极其漫长的时期,一直保持到艺术意识已经趋于成熟、以及表现也已趋于成熟的史前文化新石器时期。

收藏投资导刊│齐家文化玉石器雕塑的美学价值

    【图示1 齐家文化男女复合体嵌绿松玉神人】

收藏投资导刊│齐家文化玉石器雕塑的美学价值

【图示2 齐家文化男性生殖崇拜玉神人】

收藏投资导刊│齐家文化玉石器雕塑的美学价值

【图示3 齐家文化神牛神人复合体玉琮】

收藏投资导刊│齐家文化玉石器雕塑的美学价值

【图示4:齐家文化四羊方琮】

收藏投资导刊│齐家文化玉石器雕塑的美学价值

【图示5 齐家文化和田青白玉三蝉复合琮】

所以,北京古玉文化馆馆藏的这一批雕塑作品,无论齐家文化男女复合体嵌绿松玉神人(图示1),还是男性生殖崇拜玉神人(图示2),无论齐家文化神牛神人复合体玉琮(图示3),还是齐家文化四羊方琮(图示4),以及齐家文化和田青白玉三蝉复合琮(图示5)。它们给人的第一强烈印象就是:粗粝、古朴、简单、拙稚。它们以这种强大的独特气息,震慑着我们,给予我们新鲜而陌生的审美体验。向上看,它启发我们联想旧石器时代石器产生之初的美学;向下看,它使我们联想一条贯穿了中国文艺几千年的理念丝线——极简主义。

但是,我们又说这一时期先民的审美意识,已经发展到了相对成熟的阶段。某种程度上,我们甚至可以说,它已非常符合今天我们对于雕塑艺术的一些原则要求。当然,我们不是说先民是在按照今人的审美要求来创造美,而是今人的某一方面的美学原则,是数千万年经验的积淀与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