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雷雷:建球场收集笑容,做慈善不分三六九等

1599860023 151 views

高雷雷喜欢充实的生活,喜欢挑战自己。

退役后的他有了更多的时间打理自己的事情,开料理店、全世界为孩子们建足球场、到山区支教、给孩子们建学校,他的生活忙碌又充实,连在采访的间隙,他都在关注着正在非洲捐建的“GAO 21”球场。

“慈善家”、“老板”、“父亲”、“前足球运动员”,这些标签里面,高雷雷对“父亲”情有独钟,“我最喜欢的标签是父亲,现在我也是父亲了,我要给儿子做一个好的表率,父母对孩子的教育和榜样作用很重要,耳濡目染,有时候不要去怪罪学校,也可能是你的问题。”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高雷雷曾用这样的话来形容父爱的伟大,他很感激父爱带给自己的影响:“在伟大之前,做一个普通人和好球员。心怀悲悯,力所能及的去爱和施予。”

高雷雷:建球场收集笑容,做慈善不分三六九等

“现在的人,有人喜欢买房、有人喜欢买车、有人喜欢买手机,我就喜欢帮孩子们买个校车、建个球场,盖个学校,收集孩子们的笑容。”

当年为了让高雷雷加盟武汉踢球,父亲四处借钱,凑齐3万转会费,自掏腰包让他登上了中国顶级联赛舞台,而后来走上“公益、慈善”的道路,高雷雷同样深受父亲影响,“父亲对我的影响非常大,他那个年代没有公益、慈善,整个社会都乐于付出,分享爱,现在的人就知道赚钱,忽略了一些更有意义的事,因为缺爱,本来挺正常的公益、慈善,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我就是做自己开心的事,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其实不存在公益、慈善,而我做的这些事又只能用这两个词去解释,但是把这两个词挂我头上,搞的像专职一样,帽子太大了。现在的人,有人喜欢买房、有人喜欢买车、有人喜欢买手机,我就喜欢帮孩子们买个校车、建个球场,盖个学校,收集孩子们的笑容。”

2007年,结束芬兰联赛的高雷雷返回北京,开始参与到民间公益助学团队“麦田计划”,至今,他帮助过的孩子超过百名;2007年,高雷雷捐助10万元为四川省乐山市马边彝族自治县捐建沙腔乡中子坪村小;2008年澳大利亚联赛期间,组织义赛为汶川募集20万元,个人捐资15万;2010年为云南省大理市云龙县 “五保户”修建新家;2012年,为四川省乐山市马边彝族自治县捐赠一部校车;2013年至今在北京365晨光宝贝之家智障孤儿院做义工;2014至今,已在北京、云南、四川、缅甸等地陆续修建了七块21球场,目前新疆、非洲的21球场也正在修建当中,古巴、辽宁、武汉等地则在未来的计划当中。

他不是普通人,他是有故事的人,这些故事点亮了他的人生。

2008年,当时的高雷雷重回到澳洲踢球,那年汶川遭遇了5.12特大地震灾害,听说了这个消息,他个人为汶川捐款15万元,要知道当时他踢球的年薪也就20-30万元,不能跟现在动辄就几百万的球员相比。

“听到汶川地震的消息,我先联系之前捐建的小学,确认了没啥事。其实在这之前我想买辆车,订金都已经交了,但后来听说了地震的消息,也从新闻报道中看到了当时汶川的情形,就想算了吧,把车退了。我给我妈打电话,说妈我们捐点钱吧,我妈问我捐多少,我说15万吧,我妈说行,听你的。后来我妈告诉我,说要收10%的服务费,我非常震惊,平常你说收3%-5%的管理费,请人来管理这个盘,我还可以理解,但是在重大自然灾害面前,还要收服务费,这太说不过去了,非常让人失望。”

助人者,天助之,如今的社会,助人却困难重重......

2012年,高雷雷花了将近20万为四川省乐山市马边彝族自治县捐赠了一部安全系数最高的“大鼻子”校车,但在此后近三年时间,“雷雷号”却一直未派上用场。2013年3月,校车停放于碧桂园职业中学,并未上路;2013年4月,校车被划拨到劳动乡中心校;2013年6月,学校派人前往乐山市车管所办理过户手续,因车管所电脑程序故障未过户成功;2014年3月,校车仍未上路,校长表示未上路因路牌还未完成,拿不到校车标牌。直到2014年8月份,在办齐了所有的上路有序,走完所有的流程后,校车终于上路了。


  我们这个社会的价值观已经扭曲了,
  当一个人在做一件好事的时候,还会有一些人
  跳出来说负面的东西,我不知道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