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银行李伏安:未来的理财业务将以资金运用

1573227909 148 views

  11月8日,2019年两岸暨港澳银行业财富管理论坛在天津召开。渤海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李伏安出席会议并发表主旨演讲。以下为演讲全文:

渤海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李伏安出席会议并发表主旨演讲

渤海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李伏安出席会议并发表主旨演讲

  感谢中国银行业协会将承办这次论坛的机会给了渤海银行,让我们有幸与来自境内外金融界的专家学者,来自政府部门、监管机构、行业协会的领导,来自各家金融机构的同仁,在天津滨海新区共谋创新发展、共话财富管理、共商合作共赢,共议机遇挑战。

  在此,我谨代表承办方渤海银行对各位来宾的莅临表示诚挚的感谢和热烈的欢迎!

  今天是11月8日,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是“中国记者节”,因此,特别祝各位与会的媒体记者朋友们节日快乐。

  中银协“两岸暨港澳银行业财富管理论坛”是每年银行界的理财盛典。财富管理,管理的是社会财富和家庭财富,既关系到宏观经济金融的健康运行,也关系到满足人民群众日益提升的财富安全、家庭保障和保值增值的需求。2019年9月底,我国银行个人存款总量是约70万亿人民币,除存款外,中国居民手中还握有20多万亿的银行理财。在中国居民大约150万亿的可投资金融资产中,银行管理的社会金融财富占比是最高的。所以,银行比任何机构都更关心财富管理这一话题。

  2005年,我在银监会任业务创新监管协作部主任,这个部门最广为外界所知的职责是负责银行理财业务的监管。当年9月份发布《商业银行个人理财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和《商业银行个人理财业务风险管理指引》的时候,全国银行的理财规模才2000亿,到现在,14年间增长了100多倍,说明老百姓和各类机构对理财的需求是很大的,就看我们银行和财富管理机构如何正确引导和满足投资者的理财需求,发挥好实体经济润滑剂的作用,惠及社会,惠及民众。

  “财富管理”(wealth management)是西方词汇,是偏重于管理人角度的说法,本土常常称之为“理财”,是更偏重于投资者角度的说法。理财从客户视角看上去是一个个的产品和资产组合配置策略,从财富管理人的视角向资金流的终点穿透看过去,则是需要资金(无论是资本还是债务)的一个个实体,主要是企业。我们常常强调回归理财本源:一方面,是银行理财业务要回归“受人之托、代客理财”这个本源,对投资者负责;另一方面,理财业务要担负起实体经济转型的金融支持责任,回归实体经济服务这个本源,把这一业务真正转变成为社会资金进入实体经济的重要渠道,而不是绕开资本金和流动性监管去野蛮发展资产业务,这也是供给侧改革对金融企业的要求。当今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从今年的情况看,国际政治局势复杂多变,从美国到欧洲,从日本到新兴市场都不同程度出现经济下滑。国内则处于爬坡过坎、滚石上山的经济发展攻坚时期:一系列去杠杆政策的出台,金融泡沫逐步挤出,各类投资产品、理财产品的底层资产估值逐渐趋于合理;2020年我国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兴起,理财资金的优质底层资产出现结构性机会;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等技术在金融领域应用快速深化,为财富管理业务的管理效率和风控能力提供了强大的技术支持。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可以预期,中国百万亿级体量的理财市场将随经济发展持续扩张,那些资产管理能力突出的优势机构将越来越受到投资者的青睐。

  银行的财富管理要健康发展,需要深入研究我们所处的时代变化、国际国内经济环境的变化和客户的行为习惯变化。那么,在新旧经济动能转换的大格局下,在移动互联和科技进步的大趋势下,我国的银行财富管理应该具备什么样的能力,才能在未来的发展和竞争中脱颖而出?我认为,至少需要着力发展以下四种能力。

  一是资产配置能力。

  理财的核心在于资产,而资产的核心在于配置管理。

  刚兑时代,银行理财业务以银行信用背书,大多是用信贷管理的观点来经营理财资金投向,风控环节大多是由风险部门负责,底层资产环节大多是由公司业务部门负责,资产管理部门的角色往往是“通道”部门和“过手”部门,重点关注的是负债端而不是产品端和资产端,管理因错配而产生的流动性风险比管理信用风险和市场风险更重要,对市场风险及其对应的风险管理手段、方法和模型并不熟悉,因此在业务逻辑上更像传统的存贷业务而不是资管业务。